国务院日前再次取消一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截至目前,已公布取消的职业资格达到211项。记者近日在多地走访了解到,当前各地还存在一些“鸡肋”职业资格证,与社会需求脱节,难以发挥人才选拔和学习激励作用。不少工程建筑行业资格证甚至沦为“挂靠敛财”工具,企业不惜高薪“聘证”。

考试查字典 备考有“题库”

不少职业资格考试都有“题库”可循。记者采访发现,这种“题库”除了包括往年试题,还有由主办方出版的指定教材等,“题库”里的题目在考试中出现的概率非常高。

职称英语考试是目前参与人群最多的职业资格考试之一。从部分省份公布的信息保守估计,全国每年报考人数在数十万。尽管当前各种智能终端便捷易用,但职称英语考试仍采取让考生查字典的原始方式。

“我理解主办方是怕通过智能设备作弊。可前15道词汇题我查字典就花了40多分钟,这样一场查字典考试到底有啥用?”参加今年职称英语考试的天津市民王先生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还有一些职业资格考试缺乏实际需求针对性,难以发挥人才选拔与激励学习作用。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王承德提出,目前医生职称晋升要考专业外语,并发表一定数量的科研论文,这是硬性条件,但不切实际。“外语在实际工作中用不上,却耗费大量精力。”他说。

有媒体称,2013年初,著名作家铁流为评副高职称,考职称英语和计算机连考12年未通过,这一消息曾引发社会广泛议论。虽然他从上世纪80年代初起就开始发表小说,在同辈作家中也堪称佼佼者,却受阻于职称英语和计算机,不得不一直为副高(二级作家)苦苦努力。

据了解,我国自1994年开始推行职业资格证书制度。《劳动法》规定,国家确定职业分类,对规定的职业制定职业技能标准,实行职业资格证书制度。

不少受访者认为,一个人的专业能力应当是能否评上职称的最根本要求。如果工作中真的需要用到英语或计算机,自然会勤加学习,否则连岗位都难以适应。如果用处不大,即便拿职业资格考试来约束,也不过是临阵磨枪、仓促备考,很难对督促学习产生真正作用。

认证泛滥背后隐现部门利益

随着部分职业资格许可难以与社会发展相适应,以部门利益为主要特征的少数行业职业资格许可泛滥,推进职业资格许可制度改革迫在眉睫。

安徽省人大代表刘志凤通过调研指出,目前各种资格证书多如牛毛,各类认证培训名目繁多。

统计数据显示,改革前,一个行业可能有十几种甚至几十种职业资格。职业资格过多,一方面抬高了创业就业门槛和准入限制,另一方面,也容易导致一些机构借机敛财,通过办班、教材、考试来收取高额的培训费、教材费、考试费,增加用人单位和各类人才的负担。

为降低就业门槛和促进创业,国务院今年开始力推减少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的工作。国务院日前印发的《2015年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转变政府职能工作方案》提出,深入推进职业资格改革。进一步清理和取消职业资格许可认定,年内基本完成减少职业资格许可认定任务。

“证多造成不少部门随意设置职业资格,五花八门、重复交叉;有些机构和个人以职业资格为名,随意举办各类考试、培训、认证活动,乱收费、滥发证。”刘志凤告诉记者,这些部门有了认证和发证的权力,既能树立威望,又能从中获益,不但额外创收,收取培训费、认证费、发证费等,还由此延伸出办公司要证、上等级要证等种种规定。关键是一些认证无任何法律依据,纯属部分行业和部门随意设置,造成证越多浪费越大,部门得利越多国家损失越大。

由于职业资格认定潜在的巨大利益,有的政府部门工作人员甚至参与到利益链条中。《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安徽调研时了解到,上海一些企业发现新招聘的叉车司机、吊车司机操作技术不过关,也不懂安全规程,却持有“网上能查到”的国家特种设备操作人员证后,曾向安徽省质监局投诉。安徽蚌埠检察机关介入调查发现,这批证件出自蚌埠市质监局特种设备安全监察科科长周成民。他与徐州一家中介公司老板刘某暗中勾结,形成了办证、卖证“一条龙”。仅三个月时间,周成民就制作假证2600本,获利63万余元。

建筑企业高薪“聘证”

仅靠挂职就能获得不菲收益的职业资格证多集中在建筑领域,如岩土工程师、给排水工程师、一级建筑师、监理工程师、公用设备工程师等。

据人社部统计,到2013年底,国务院部门共设置各类职业资格618项,其中,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219项,技能人员资格399项。同时,地方自行设置的有1875项,其中,技术人员职业资格389项,技能人员职业资格1486项。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些数量庞大的职业资格认定,有的社会认知度不高,实际在求职、留学、晋升等方面发挥作用有限。但是也有一些单位不用人只用证,甚至买证挂证,资格证成了另类“敲门砖”,滋生出职业资格证件“挂靠”的怪相。

云南昆明的李女士说,她曾考过人力资源管理师二级证以及培训师二级证,总共花了三四千元,“感觉没有什么用处,就是每个证单位每月多给我发200元补贴”。

山东的李先生曾报考过秘书资格证,大学毕业求职时他发现,即便公司秘书岗位也很少对该证有要求。他介绍,当时培训连同考试费用一共300多元。

与考试难度不大、行业门槛较低的职业资格认证不同,造价工程师、建筑师等职业资格认证报考花费虽多,但通过“挂靠”一年就能收入数万元。《经济参考报》记者发现,这些职业证书“挂靠”背后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利益链条。

曾考过的注册造价师的周先生告诉记者,所谓挂靠就是把证书和章都放在对方公司,双方签劳动合同,实际上不用去企业上班。以注册造价师为例,每年的挂靠费用在3万元左右。

企业之所以愿意高薪“聘证”,大多是为了获得资质从而拿到工程。例如,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企业要达到一级资质,要求一级资质项目经理不少于12人。虽然花费不少,但如果有了资质后拿到工程,可谓一本万利。李先生是一家一级资质建筑工程公司总经理助理,他说自己所在单位每年都要花费近百万元支付挂证费,最需要的就是一级建造师证。

国家及相关部门要求建筑工程企业拥有相关资质,本是为了倒逼企业提升技术水准,保证建筑质量安全,然而光“聘证”,其持证人却往往并不在公司任职,难以起到监督保证工程建筑质量的作用,也为工程安全埋下隐患。

职业资格许可须严格依法规范

目前,国家层面规范职业资格许可认证的大幕已经拉开。专家认为,在当前阶段,把握改革时机,对职业资格认证开展全面、系统的梳理和分析很有必要。

目前,国务院已成立推进职能转变协调小组,其中专门下设职业资格改革组,负责牵头推进职业资格管理制度改革,以减少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加强对职业资格制度实施情况的监管。受访专家认为,这表明职业资格改革已列为国家重要改革事项。

专家认为,在鼓励创新创业的大环境下,首先应淡化就业准入,将职业资格认定尽可能限定在少数职业领域。在这轮改革中,一些社会认可度不高,培训及考试流于形式的职业资格认定应纳入清理范围。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认为,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和人民生命财产的职业是需要国家强制性认证的,应当保留,如锅炉工、电工等。

 

 

 

“从长远考虑,最终只能在少数需要专控的职业领域实行国家强制的职业许可和证书制度,而在其他领域应将国家职业资格证书改造为行业证书。”周天勇说。

“对于没有法律法规依据的准入类资格应一律取消。”刘志凤呼吁,职业准入资格的设定必须有法可依,不能随便设立。国务院行业部门、全国性的行业协会、全国性的学会组织自行设置的水平评价类职业资格,应当经过全国人大会同国务院相关部门批准纳入国家统一的职业资格制度管理。地方政府相关部门要主动作为,斩断依附于证上的利益链,杜绝以证生财,一证多财。

此外,我国国家职业标准尽管每年都在修订,但修订周期较长,有的修订完成时已然过时,力度还不够。专家认为,随着社会发展,不断出现新的工艺和技术,标准修订也应该是动态的和符合社会实际的。

没有上一篇了
    下一条:考试指南:关于审计师考试的国内现状剖析
此内容系为培训机构发布信息,不代表成都028培训网赞成内容或立场
免责声明:成都培训网所展示的信息由发布者自行提供,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机构负责。成都培训网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网络报警台
成都培训网 版权所有 www.028PX.com Copyright © 2004-2013 蜀ICP备12032022号
028培训网 电话:028-66714693 028-86788510   邮箱:1027944074@qq.com

×会员授权登陆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1520
×关闭